小7说 > 都市言情 > 捡漏 > 1072 看你怎么死
    “好”

    “好啊!”

    “一八!一八!”

    “老子叫你输得倾家荡产!”

    “去!给我买五亿……不……十亿,二十亿……”

    “我买我自己胜!”

    “我要叫这个收破烂的杂种输得跳海跳楼”

    别墅门开启,一个剑眉星目英挺俊逸的西装男子快步进来,轻轻的叫了李圣尊一声堂哥。

    男子赫然是星洲驻斯维亚的大使、李圣尊的堂弟李牧瞳。

    李牧瞳冷冷说道:“大哥,金锋这是在引你当,千万不要冲动。”

    “不要给他任何机会!”

    李圣尊的脸白得可怕,脖子静脉鼓起老高,全身下青筋毕露,头都竖了起来。

    “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老子算破产,也要把他搞死!”

    李圣尊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如地狱恶魔般的恐怖,更似神经病一样的癫狂。

    “这个杂种,这个杂种啊杂种!”

    “狗杂种!老子要赢光他所有的钱,老子还要把他碎尸万段,生吃他的肉。”

    “都不解老子的心头之恨!”

    李牧瞳平静的说道:“大哥,昨天金锋开始造势,故意对你示弱捧杀你。”

    “你的杀招昨天已经全部使了出来,你的底牌已经被他全部看穿。”

    “所以,他今天才会这样的通告。”

    “目的是要引你入局。”

    “千万千万不要了他的当。”

    李圣尊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话,冲着李牧瞳怒吼叫骂出声:“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们堂堂星洲李家集合一国之力,难道还斗不过他一个收破烂的杂种吗?”

    “我们会被人看不起的。”

    李牧瞳神色平静,语气却是凝重无:“大哥,没有人敢看不起你。”

    “你心态失衡。你会输的……千万……”

    “你少废话!我必须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我要他输破产。”

    “大哥,如果你坚持这样做。我会亲自找大伯谈。”

    李圣尊面色一凛,正要说话。

    这时候,外面一个虎啸龙鸣般的声音炸响开来。

    “不用找我谈。”

    李牧瞳脸色顿变,立刻转身挺立身子,默默垂头轻声叫道:“狮王大伯。”

    来的人身材高大,面容清瘦威严,目光如炬,龙骧虎步,气势滂沱。

    客厅的人站定身子齐齐向来人鞠躬行礼,叫着狮王。

    李圣尊见到来人,如见到了大救星一般,面露喜色颤声叫道:“父亲。您来了。”

    来的人自然是星州之主李狮王。

    往前推三代,李狮王的家族那是正儿八经的神州正统血脉。

    直到现在依然保持着血脉的纯正,这也是得以被誉为四大收藏世家的真正原因。

    星洲跟大马原属一个国家,二战之后星洲被鬼子占领,一代狮王率领无数神州血脉组成抗日义勇军奋起反抗,很是让鬼子吃了不少苦头。

    但那时候星洲还处于日不落帝国的殖民地,日不落军队根本没有对星洲义勇军给予任何帮助,这让当地的义勇军牺牲很大。

    在星洲被鬼子占领之后,日不落军队十几万人打了八天全体投降,史称日不落帝国最大的耻辱。

    星洲被鬼子占领之后,鬼子开始有组织的肃清本地的神州血脉。

    整个星洲足足有五万人被鬼子无情杀戮殆尽。

    这也是鬼子在本大洲犯下的又一暴行。

    后来鬼子投降,因缘际会下星洲独立,扼守马六甲海峡,十几年时间做大做强,成

    为本大洲的四小龙。

    苦心经营到现在,星洲更是成为了富之国,富得流脓淌血。

    这是李家的来历和出处。

    现任的星州之主是第二代的李狮王,钱多得来自己都数不清,与其他国家更是关系好得不得了。

    李狮王今年年纪不过花甲,正是当打之年。

    平静的看了看地残碎的渣滓,李狮王板着脸冷冷说道:“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斗个宝而已,多大的一点事。”

    “你将来可是要做星州之主的。”

    李圣尊低头应是,在李狮王的跟前咬牙切齿添油加醋的对自己的父亲讲起了刚刚生的那些事来。

    “父亲,这个收破烂的太欺负人了。”

    “以为有了梵家给他撑腰,竟然敢大言不惭。”

    李狮王一脸淡漠,背着手轻声嗯了一声,云淡风轻的说道:“五百亿!?”

    “很多吗?”

    “他梵家不过一个世家而已,也敢跟我星洲斗富?”

    “真是荒诞可笑。”

    一听这话,旁边肃立不动的李牧瞳顿时心头一紧,立刻前,温言细语的给李狮王讲述起金锋步步为营的计策来。

    李狮王耐心的听完这些话,嗯嗯点头却是毫不在意。

    双手负立轻描淡写的说道:“步步为营不过雕虫小技。这个人的目的,也是想赚点钱而已。”

    “胃口这么大,也不怕吃撑着。”

    顿了顿,李狮王淡淡说道:“五百亿刀,梵家占了三百亿,还有两百亿……”

    “牧瞳,你说说,这两百亿他又是从哪儿搞的?”

    “你可别告诉我,这些钱都是他的。”

    “收破烂可赚不来这么多钱。”

    李牧瞳低头弯腰轻声说道:“大伯您说得对。金锋他应该没有那么多钱。”

    “算金锋是鉴宝大师和捡漏王,也不可能赚得到这么多钱。”

    “这两百亿,我分析应该是大马包家、佛国谢家出的大头……金锋的话,应该是用了他的藏作为抵押给银行贷的款。”

    李狮王嗯了一声,点了点李牧瞳:“分析得很好。”

    “这么说起来,那解释得通了。”

    “这几个家族想借这次斗宝吸我们李家的血而已。”

    “几只蚊子,不用在意。”

    说到这里,李狮王面色平淡,目光平稳。

    “既然他胃口这么好,那让他吃个饱。”

    “圣尊,你这样做……”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出来,李圣尊当即喜出望外,继而奋力的点头,眼睛里爆射出来两道最火热的精光,还有那复仇的火焰。

    李牧瞳的脸现出一抹深深的焦虑,思索半响蓦然间变了颜色,急声说道:“大伯,千万不能这样做……”

    “我怀疑金锋在这里等着我们。”

    “我们一旦这样做了,那他……”

    李狮王平淡的笑了笑,冷冷说道:“那又如何?”

    “任他魑魅魍魉、奸诈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会被无情碾压压碎。”

    李牧瞳面色惶急,低低说道:“可是……可是我们还有几件东西没有……”

    李狮王哈了一声,淡淡看了看李牧瞳一眼,曼声说道:“那几件东西,那些人都已经答应借了。”

    此话一出,李圣尊跟李牧瞳齐齐变了颜色。

    “父亲,真的借到了?”

    “三件都借到了?”

    李狮王嗯了一声肃声说道:“每件租金一亿刀。只要有钱,没什么借不到。”

    “有这三件东西,我看他夏鼎到时候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

    哼!这个老东西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竟然还用原来的口气,把我星洲还当做他的自留地。”

    “他夏鼎太狂,神州更狂,这一回,借斗宝好好杀杀他们的威风。”

    背手昂头走出客厅,嘴里淡淡说道:“走好自己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去做!”

    李圣尊和李牧瞳低头肃声应是。

    李牧瞳始终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皱眉苦脸冥思苦想,却是一脸茫然。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李圣尊满脸阴壑,露出最猖狂的阴笑,嘴里嘶声叫道:“金锋。我看你怎么死!”

    当天下午,李圣尊的专机飞抵天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