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帝 > 正文_第一百五十九章 怒骂
    “找死!”

    胜负,已经很明显了,可是子玉居然还敢出手,这时候,墨阳如果还忍,那他就不是牧云的徒弟了!

    噗嗤一声响起,墨阳剑鞘之中的青蛟剑,立刻出窍,一道血线,沿着上空飘散。

    子玉惨叫一声,双手的匕再次掉落在地上,而他的手掌处,两道血线,清晰可见。

    “胜败已经明了,你还出手偷袭,一心求死是吗?”

    “胜败没有明了,你不杀死了,就不算赢了我。”

    “若不是规则所在,你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看着子玉,墨阳冷漠道。

    这次,墨阳很明显是占据了上风,可是子玉输得不甘心,所有再次出手,这样的结果,就算是罗浮,也无话可说。

    “废物废物废物!”

    接连喊出三个废物,刺煜脸色阴沉的可怕,眉头锁成一片。

    “这是第四场了,宋惊才,不用我告诉你,该如何做了?”

    “是,导师!”

    第四场,至关重要的一场,高级五班输了,那就彻底输了,高级五班胜了,那就还有胜的可能。

    宋惊才,高级五班班长,灵穴境五重,开辟气海穴境界的天才,本身实力不俗,而且,最让人忌惮的是,此人,简直与刺煜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第四场,牧封行上场!

    宋惊才,出手狠辣,与对手交战,凭的不是闪躲和防御,而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这种拼斗的手段,不得不说,危险之极。

    只是,宋惊才成名之战,便是如此打法,后来,他拼着全身重伤,逼迫着一位比他境界高出两重的武者认输。

    这样的疯子,除非将他彻底打倒,否则,战斗,根本没有结束的时刻。

    这一点,众所周知。

    “牧封行,两年前,我败给你,现在,我不会再输给你了!”看着牧封行,宋惊才开口道。

    两年前,他与牧封行都是初级班学员,两人之间,曾有一战,那一战,是他的耻辱。

    而现在,两年时间过去,再次面对牧封行,宋惊才已经是高级五班班长。

    他本以为,牧封行因为那件事情的打击,这辈子都会蜷缩在初级班,却没想到,初级九班,一路晋升,成为高级九班。

    而牧封行,居然能够压制心中过去的阴影,现在代表高级九班出战。

    “如果被曾经的手下败将打败,那我牧封行,此生不修行也罢。”看着宋惊才,牧封行淡淡道。

    “你们九班,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狂妄!”

    “狂妄,也是需要资本的!”

    两人一上擂台,huo药味十足,交战,一触即。

    “开始!”

    一声低喝,两道身影,霎那间轰撞在一起。

    牧封行修行魅影神宗门,身法诡异,度奇快,而让人惊讶的是,宋惊才的身法,居然是同样诡异难测。

    此刻擂台上,两道身影完全彻底相交在一起,使人根本无法看出,到底谁占优势,谁占据劣势。

    “怎么样?”

    “应该是牧封行占据优势,只是那宋惊才手段狠辣,完全是以伤换伤,牧封行不想受伤,所以才拖着。”

    “这宋惊才,倒是卑鄙!”萧庆余撇撇嘴道。

    “话不能这么说,宋惊才不拼命,五班就落败了,所以他必定会拼死一战,只是封行考虑的还有接下来的比赛,所以他不可能放开手脚去战,至少,保证自己不能受伤。”

    “确实是麻烦!”

    几人自然是明白,这其中利害。

    牧封行一旦受伤,那接下来的比赛,九班就相当于缺少一位大力助手。

    所以,这一场,既要赢,又不能受伤。

    只是,这宋惊才本身境界比那甄平几人都要强,想要轻而易举对付,根本不是那么容易。

    场面,两道身影你来我往,拳脚相碰声音,不断传开。

    嘭……

    最终,伴随着一道嘭响声,两道身影,一触即开。

    牧封行额角见汗,而另一边,宋惊才却是气喘吁吁,脸上淌着汗滴。

    “呵,牧封行,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可是,这一战,我宋惊才即便是输,也要拉你垫背。”

    “拉我垫背?你还不配!”

    “试试才知道!”

    看着牧封行,宋惊才手掌一拍地面,层层灰尘被溅开。

    嗤啦一声响起,宋惊才手掌满是鲜血,那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渐渐的,地面之上,汇聚出一个繁冗复杂的图案。

    双手猛然嵌入图案之中,宋惊才指尖鲜血流动的度更快了。

    “暗黑生死印!”

    一声低喝,宋惊才双手拖着那印记,直逼牧封行而来。

    嗡嗡嗡……

    与此同时,牧封行周身上下,四道暗红色血印轰然炸开。

    那四道血印,砰然出现,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

    四道血印炸开,化作丝丝黑气,直逼牧封行而去。

    “万影归无掌!”

    看到那丝丝黑气逼近,牧封行无奈之下,施展万影归无掌,掌法击打在空气之中,出啪啪的声音。

    一缕缕黑气被击断,但是依然是有几丝黑气透过掌法,钻入到牧封行的手臂之中。

    “我输了!”

    看到此景,宋惊才站起身来,双手滴血,低头认输,而后果断转身下台。

    九班,继四场连胜之后,再次赢得比赛。

    但是这次赢得的比赛,意义非凡,因为这是前五班,前五班代表的,是雷峰院的精英学员,仅次于灵榜之上的那一百人而已。

    “牧封行,下来!”

    牧云这一边,已经是急忙将牧封行招呼下来。

    “坐下!”

    “大哥,我没事!”

    “我让你坐下!”牧云不容置疑道:“现在,运转你气海穴真元,试一试……”

    “嗯!”

    嘶……

    只是,牧封行这边刚刚点头应下,运行真元,刺痛从他气海****爆,甚至引动着身体其他穴窍的疼痛。

    “怎么会这样?”牧封行脸色难看道。

    “我所料不错,那宋惊才所施展的,乃是血印术,这类术,对于武者本身伤害极大,看来,为了伤你,五班,真的是下了狠心。”

    “那牧导师……”

    “你放心,这种血印术,对你本身不会有伤害,只是短时间内,不可动用真元,否则,全身穴窍都会引起刺痛,虽然对武者没有伤害,可是那种刺痛,根本不可能承受,所以,接下来的比赛……”

    牧云说着,目光落在墨阳四人身上。

    “大家听我说,我们高级九班,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我知道,大家都尽力了,能够打败前五班的高级五班,我们已经名镇雷峰院了,接下来……量力而行,冠军无所谓,在我们心中,我们始终是冠军,不是吗?”

    “不是!”

    牧云话语落下,皇无极突然开口喝道:“怎么可以这样?夺取冠军,不是为了我们自己,不是为了九班!”

    “如果不是牧导师您,我们现在依然是初级九班,是那个任人嘲笑的垃圾班,没有一位导师愿意带领我们,带领我们走向强大。”

    “是你让我们看到希望,夺取冠军,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您,现在让我们放弃,怎么可能……我们怎么对得起您!”

    皇无极声音哽咽,话语断断续续。

    听到此话,其他学员也是低下了头。

    这次,他们不是为自己而战,而是为牧云!

    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

    九班被限制,只能五人出战,而现在牧封行身受重创,让他忍受全身穴窍刺痛战斗,怎么可能?

    四人,接下来还怎么打?

    对手,是一个比一个强大的。

    高级四班,上次被他们教训,那是因为他们最强的学员没有出战,高级三班,王馨雨的班级,妖孽辈出。

    高级一班,高级二班,那自不用说。

    被皇无极喝道,牧云呆在原地。

    而后,牧云苦笑一声,拍了拍皇无极的肩膀,走上擂台。

    高级九班的崛起,让很多人看不顺眼了。

    七人参赛,变成五人,现在,明明是该正常的武斗,却是变成了不顾一切,使劲各种办法让他的学员受伤,无法参战。

    被人家逼到这种境地,还能怎么办?

    放手?

    那是扯淡!

    战!

    唯有一战!

    踏上擂台,此刻,刺煜已经是站在擂台上。

    看着对手,牧云笑了。

    环顾四周,看着数以万计的学员,牧云开口了。

    “今日,我牧云站在这里,告诉你们,什么是天才,什么是废物!”

    “高级九班,是我的班,我的学员,他们每个人都是天才,他们不会失败,不会放弃,所以,他们一定会走到最后,问鼎第一。”

    “而你们,就是废物,只会耍贱!”指着五班众人,牧云大骂道:“你们所有人,都是废物,实力不如对手,便想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彦云玉,萧不语,刺煜,你们只能是废物,而我牧云,将会将你们狠狠踩在脚下。”

    “今日,我牧云只想问一句,你们,有哪一个废物,哪一个小人,会是我牧云的对手,能够是我牧云的对手!”

    “今日,我牧云,将会带着我的九班,稳定高级班第一,将你们这些废物,全部踩在脚下,有什么奸诈手段,拿出来吧!”

    牧云站在成千上万人面前,指着他想骂的人,他该骂的人,破口大骂。

    霎那之间,全场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牧云。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