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玄幻魔法 > 我不会武功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炼魂鼎
    老梁头一直行到了项凌风等人,身前百步之遥,这才停下脚步,下意识的拎起酒壶,喝了一口酒。

    “呼……”

    “皇帝陛下,多年不见,你身体依旧康健,看来离驾崩传位还早呀。”

    望着一脸漫不经心的老梁头,项凌风的目光阴沉,冷笑一声道。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当年北帝城,剑斩万人的‘血屠’梁秋,你这把老骨头都还没有腐朽,朕又岂会有事?”

    “血屠!”

    听到这两个字,风云国广场上的文武官员们,竟是同时面色大变,记忆中一份过去多年的恐怖传说,浮现在他们心头。

    此刻,站在项凌天身旁的黑袍青年,有些诧异的看向了老梁头。

    “你就是当年替项凌天镇守北帝城,一人剑斩十国联盟上万大军,还斩过蛮族七皇四大护法的‘血屠梁秋’?”

    “嘿嘿,如果这世上没有第二个‘血屠’,那你说的人,应该就是我了。”老梁头浑不在意的说道。

    “我听说过你,老夫听说你的剑很快!”

    老梁头忽然放下扬起的酒葫芦,有些讶然的看向黑袍人。

    “你听谁说的?难道死人也能开口?”

    黑袍青年先是一愣,旋即不由笑道。

    “哈哈哈……不愧是血屠,果然够狂!”

    “不过,今日你恐怕也要尝尝,被人屠杀的滋味了。”

    黑袍人言语之间,一股强横无比的阴冷气势,冲出体外,如一道汹涌浪潮,骤然席卷向老梁头!

    在这股恐怖的声势浪潮之中,老梁头身形微微一晃,虽然仍旧是站定了身形,但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惊容。

    显然,对手的强大,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风云二老之一的‘莫离’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现在你也是杀守堂的走狗了!”

    老脸头面露鄙夷之色的,看了一眼黑袍青年。

    闻言,黑袍青年却是浑不在意的说道!

    “哼,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以杀守堂在大陆的实力,足以为风云国,扫荡一切敌人,成就西北霸主!”

    老梁头闻言,却是哈哈大笑道。

    “哈哈……以你们杀守堂的行事作风,也不过是唯利是图罢了,若是没有利用的价值,你们还会在意风云国这一枚棋子的死活?”

    说到这里,老梁头又看向了项凌风,目光颇有几分凌厉。

    “项凌风,你身为风云国一国之君,竟如此昏聩,将先皇打下的江山,如此轻易的置于他人的掌握之中,若是先皇泉下有知,定不能瞑目!”

    “哼,朕只是与杀守堂暂时合作,肃清风云国罢了,似你这等犯上作乱之辈不除,风云国也难得安宁!”

    “呵呵,鬼迷心窍,尚不自知,项凌天当初就该不顾亲情,将你取而代之!”

    “放肆!”

    听到老梁头提起‘项凌天’三个字,项凌风的目光顿时微微泛红,眼中杀机毕露!

    “胜为王,败为寇,如今朕是这天下之主,谁能取而代之,梁秋你敢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直言,今日也难逃一死!”

    不用项凌风吩咐,莫离已经一步跨出!

    半步星河武王境界的威压和气势,瞬间将老梁头锁定,压制的老梁头身形晃动,微微下沉。

    “你们四人去解决其他人,至于这位大名鼎鼎的‘血屠’,就交给老夫吧!”

    四名天云境巅峰的蒙面人闻言,皆是漠然的一点头,旋即身形便朝着项云等人飞掠而去!

    莫离那张青年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冷傲之色,旋即幽幽的望向了老梁头。

    “梁秋,今日即便你赶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的,一切已成定局!”

    老梁头闻言,却是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哦……我一人改变不了,那要是再多几人呢?”

    “嗯……?”

    莫离闻言先是一愣,旋即神色骤然一动。

    他抬头望向西北方向的虚空,此刻日影西斜,在那一轮旭日映照之下,四道遁光如虹,正朝着龙城广场冲来!

    “嗖嗖嗖……!”

    四道身影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拉出四道长长的光弧,宛如四颗流星划过虚空,竟是在转眼之间,来到了皇城广场上空!

    “轰……!”

    四道磅礴的气势,瞬间荡漾开来,直震得虚空轰鸣作响,下方众人身形不稳,几欲栽倒在地!

    “天……天云,又是天云强者!”

    人群中传来惊呼之声,众人骇然的抬头望去!

    只见虚空中,忽然多出了四道身影,有男有女。

    分别是一名头戴高冠的皂袍老者,一名头戴方巾的青年书生,还有一名身披彩带的中年美妇,以及一名身着战甲,背后背负着两柄银色战斧的中年壮汉!

    四人一显身,广场上本就已经云力紊乱的虚空,顿时如沸水翻腾,越加剧烈!

    一看到这四人,即便是莫离也是面色惊变。

    因为眼前这四人,竟然无一例外,皆是天云境巅峰强者!

    “嗯……这怎么可能?”项凌风见到这一幕,同样是瞳孔骤然一缩!

    整个风云国天云境高手的数量,本就是寥寥无几,而此刻在这皇城广场上,竟是出现了十人之多。

    而且其中九人,并且还皆是天云境巅峰之境!

    此刻这四人一出现在虚空中,竟是同时落下身形,来到项云身前。

    四人同时一抱拳,恭敬的躬身拜道。

    “银城天卫,银风、银雷、银木、银火参见世子殿下!”

    “呃……”

    望着这四名,横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天云高手,哪怕项云自己,一时间都有些发懵。

    “银城天卫!”

    头脑略一清醒,项云才蓦然想起,银城‘天地玄黄’四卫,贾云峰等人是地卫,来人自然是自己,未曾得见的天卫了!

    可即便他早就料到,天卫应该是天云级别的高手,却也没想到,银城天卫竟然有四人之众,而且全是天云境巅峰的云武者。

    银城竟然有这份家底,我怎么不知道,项云心中不禁是惊叹不已。

    而在广场上一处角落,正在疗伤的于阳兵,一见到眼前这一幕,也不禁是骇的身形一晃,双目圆瞪。

    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他眼中实力稀疏平常的风云国,竟然有如此多的强者显身。

    本以为以自己天云境实力,已经可以在风云国横行无敌,如今看来,却根本就不值一提。

    先前战力可怖的中年僧人暂且不提,如今这银城方面,竟是一再有顶尖强者赶来,也是让他心惊胆战起来!

    一想起之前,自己对于项云毫不留情的出手,这位一向自视甚高的,风云书院的长老大人,此刻竟是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此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虽然银城一方实力强大。

    可风云国这边,有杀守堂的高手坐镇,加上莫离这位半步星河武王境界的高手,应该还是能够压制对方一头的!

    只不过,原本毫无悬念的局面,此刻就变得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而眼看到这种局势,项凌风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狠厉之色!

    “好好好……!我的好兄弟,竟然瞒着朕,在背后培养了如此一批强大力量,看来他的狼子野心,早就要包藏不住了!”

    “如此甚好,既然你们全都聚齐了,朕倒省去了,将你们这些一一铲除的功夫,今日便一并全歼了吧!”

    说到这里,项凌风的目光看向了黑袍青年。

    “莫离大长老,那件东西恐怕要提前使用了!”

    “嘿嘿……陛下放心,原本老夫还担心,银城这帮余孽无法尽数歼灭,今后会四处作乱,如今他们竟是自投罗网,老夫自然一个也不会放过!”

    “堂内赐予的那件杀器,今日倒是派上用场了!”

    话音一落,莫离身形骤然飞掠上虚空,手中血芒一闪,在其身前,便浮现出一尊血红色的大鼎。

    大鼎之上血光涌动,竟是凝聚出无数狰狞可怖的恶鬼,张牙舞爪,仿佛要冲出大鼎,着实是可怖至极。

    而此鼎一暴露在虚空,整个广场上,便涌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同时空间内的温度,也在这一刻,急剧下降下去!

    一看到眼前出现的血色大鼎,下方的老梁头面色一变。

    “炼魂鼎!”

    “嘿嘿……没想到你竟然识得此宝,不错,这正是我杀守堂至宝之一‘炼魂鼎’,虽然只是一件仿制品,不过只有真正炼魂鼎的一成威力,但用来炼化你们这些天云境的云武者,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五名天云境巅峰云武者的魂力,倒是足够老夫突破最后一道瓶颈了,哈哈哈……!”

    莫离俯视着老梁头与四名银城天卫,不禁是面露狂喜之色!

    而下方,项云感受到那血色巨鼎之上的诡异波动,也能察觉到此鼎的威力不凡,他不禁为老梁头等人有些担忧起来。

    而老梁头望着莫离身前的血色巨鼎,眼中惊色一闪后,却是不为所动的立在原地!

    而虚空中,莫离已然是急不可耐的,双手打出磅礴的云力,顷刻间,涌入那血色大鼎之中!

    炼魂鼎霎时间光华耀眼,血芒冲天!

    旋即,莫离口中念诵诀法,一掌拍向了炼魂鼎,炼魂鼎顿时嗡鸣一声,飞到他头顶之上。

    随着莫离口中咒语声急促响起,炼魂鼎内竟是发出阵阵凄厉而尖锐的哭嚎声,越渐尖利渗人。

    仿佛鼎内有无数冤魂厉鬼,要冲出大鼎,令人毛骨悚然。

    片刻后,莫离眼中兴奋之色一闪,口中低喝一声!

    “开……!”

    炼魂鼎巨大的鼎盖,骤然升空而起,眼看着巨鼎就要打开!

    可就在下一刻,莫离头顶的虚空处,忽然诡异的出现一条黑色的裂纹。

    一只布满血红鳞片的巨爪,忽然从虚空中探出,一把按在了炼魂鼎的鼎盖之上!

    “砰……!”

    一爪悍然压下,直接将鼎盖压回了炼魂鼎之上!

    还不待莫离做出任何反应,那血色巨爪直接扣住整座炼魂鼎,一团比炼魂鼎上还要猩红的光华闪过,巨爪直接抓起炼魂鼎,将其拖入黑色裂缝之中!

    “昂……!”

    下一刻,黑色裂纹中,一声高亢的龙吟响彻苍穹!

    而虚空中,突然被夺走了炼魂鼎的莫离,先是一怔,旋即不禁是面色骤变,他惊怒交加的狂吼道!

    “何妨鼠辈,竟敢夺我炼魂鼎,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是吗?”

    就在此时,一道浑厚的嗓音在虚空中回荡,如天雷滚滚。

    “本王倒想看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

    (ps:最近耽搁的时间比较多,还望大家理解,轻浮毕竟不是全职作者,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有时候难免更新不给力,还望大家理解,至于有些朋友说轻浮水文字,赚点券,这个就冤枉了,轻浮在纵横签订的是买断约,而且价格也比较低,是所谓的‘白菜价买断’,只有固定工资,多写多得,读者的订阅我一分都拿不到,无论是纵横,还是熊猫,追书神器都一样,这些都可以在网上搜得到,轻浮也不会欺骗大家。当然还是要感谢各位书友,能够支持轻浮!“抱拳、抱拳”,我也会尽量克服困难,认真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