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 1270、悔之已晚
    这个时候的司徒荣,几乎是已经被吓傻了。

    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个木牧的背景,简直大的有些恐怖。

    大仙主亲自册封的月川府小仙主。

    这个职位,按照万仙盟仙庭内部的品秩来讲,要比他这个大仙庭兵府副将,高了一级,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从江渚的话里话外传达出来的信息。

    大仙主极为欣赏木牧。

    大仙主对木牧赞不绝口。

    大仙主亲自挑选高手作为木牧组建月川府仙庭的班底。

    大仙主……

    总之,如今的木牧,是大仙主眼中的红人。

    可以毫不夸张地用四个字来形容——

    简在帝心。

    否则,像是江渚这样的大仙庭实权人物,怎么会万里迢迢地来到皇极崖,亲自宣旨。

    这么做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拉拢示好木牧,结一段善缘。

    连江渚都如此放低身段了,那就意味着他司徒荣已经连放低身段的资格都没有了——他不配。

    一想到这里,司徒荣就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

    他知道,自己要完了。

    这一次为了讨好主将沈万川,算是把他自己给搭进去了。

    对了,沈万川?

    司徒荣一想到这个名字,突然心中一个激灵。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自己何不把锅甩到是沈万川的身上呢?

    毕竟自己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你叫司徒荣?”江渚目光一扫,盯着这个蠢货,道:“如果本将没有记错的话,你是沈万川的副将吧?”

    司徒荣一个激灵,连忙道:“是是是,大人明鉴,末将正是沈将军的副将,此次前来皇极崖,也是奉了沈将军之命,军令如山,末将不得不从,末将对于木帝师,也是极为钦佩的,他亲手格杀了乱军神卫雨迹,立下了大功……”

    “哦?”江渚淡淡地道:“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司徒荣知道机会来了。

    他于是将兵府第六军奉命围剿乱军余孽,半路上碰到了刚刚斩杀了雨迹的李牧,沈万川为了夺李牧的功劳,污蔑李牧为凶徒,并且不顾他的‘反对’,一意孤行,派他来皇极崖设局伏杀李牧的过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江渚是何等人物,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转而看向李牧,面露抱歉之色,道:“让木小友见笑了,如今的大仙庭,积弊深重,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我一定会给小友一个交代。”

    李牧道:“小事一桩。”

    江渚又道:“说起来,还要恭喜木小友,不知不觉之间,斩杀了雨迹,这可是大功一件,仅次于斩杀方天翼这种乱军巨擘,哈哈哈,功劳报上去,绝对可以让小友你再升一级。”

    李牧微微一笑,也不搭这一茬,转而指了指司徒荣,道:“江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此人?”

    江渚微微一忖,道:“此人可以算是一枚人证,证明小友你斩杀雨迹的功勋,也可以指证沈万川污你战功之事,我打算将他带回大仙庭……”

    李牧皱了

    皱眉,道:“此人与我有深仇大恨,我想现在就看着他死。”

    “嗯?”江渚一怔,没想到李牧如此决绝狠辣,犹豫了一下,道:“捏死他倒不是什么难事,但若是他死了,要证明小友你的功勋,怕是要多费一番周折。”

    司徒荣此时胆战心惊,魂飞天外,连忙见缝插针地哀求道:“是啊是啊,木仙主,小人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愿意戴罪立功,指证沈万川,木仙主,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证明你斩杀雨迹的战功……”

    李牧却是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对江渚,说道:“战功什么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要快意恩仇,念头通达,得罪了我的人,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他死,不想留隔夜的仇人。”

    他神态平静,语气平和。

    但话语之中的决绝狠辣,却让江渚这等万仙盟的巨擘,都心中陡然惊悚。

    好狠。

    好绝。

    这绝对是一个不可轻易招惹的狠人。

    江渚在内心里,对李牧重新做了一番评价。

    这个性格非常符合东方大人的脾气。

    怪不得东方大人——不,应该是说东方大仙主,这么欣赏此人。

    “既然如此,那这个蠢货,就由小友你来处置吧。”江渚呵呵一笑,道:“至于小友斩杀雨迹的功勋,放心,老哥哥我也会想办法帮你夺回来,这点儿能量,我还是有的。”

    李牧一听,微微一笑,拱手道:“江老哥果然是义薄云天,小弟我钦佩万分,这份情,小弟记住了,日后必有回报。”

    江渚一听,心中大喜。

    他费了这么多功夫,从大仙庭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放低身段,不就是为了木牧这一句话吗?

    李牧指着司徒荣,看着何应鑫,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何应鑫躬身应命,道:“属下明白。”

    他转身朝着司徒荣走去。

    司徒荣此时还哪里不明白自己的命运?

    他惊恐到了极点,猛地怒吼一声,腾跃而起,就要化作一道流光拼死离开。

    但何应鑫只是一抬手,一道金色流光闪烁而出,宛如一道金龙,瞬间缠住司徒荣的身体,就将他从半空拉了下来,死狗一样坠落地面。

    “啊,不,木仙主,饶了我,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司徒荣知道大限已至,疯狂地哀求。

    但李牧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何应鑫一指点在司徒荣的额头,顿时点碎了司徒荣的元神和生机,将这位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的仙道强者,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抹杀。

    做完这些事,他像是杀了一只鸡一样面色平静,默默无声地退回来,站到了李牧的身后,如同一个影子一般。

    李牧心中暗暗赞赏。

    东方夜刃选择的人,果然是极为干练。

    “还有他们。”李牧指了指这些日子跟着司徒荣闹得最凶、跳的最欢的数十个天将。

    何应鑫一挥手。

    飞舟上的仙将精锐出击,不顾各种哀求,瞬间将这些人也都杀了个干干净净。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一边的鹤辰子看到这一幕,吓得都快尿了。

    那可都是大仙庭的天将啊。

    说杀就给杀了。

    比屠猪宰狗还简单。

    这一瞬间,鹤辰子背后全是冷汗。

    他突然觉得,当日自己去逍遥居拜见李牧,说话那么托大倨傲,自以为掌握局势,实际上根本就是在死神面前跳舞啊,最后能够安全离开去,真的是捡了一条命回去。

    这个人,太凶了。

    以后一定得小心伺候,绝对不能违逆。

    “属下拜见大人。”

    鹤辰子上去行礼。

    他是月川府的礼府的天师,正好是李牧如今的直系下下属,自然是不敢失了礼数。

    李牧淡淡地点点头。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那些跪在地上,体如筛糠,战战兢兢的皇极崖大臣,还有那数十名卫士。

    李牧对着皇级殿招招手。

    尹太后带着小辰皇,从里面走出来。

    李牧向尹太后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摸了摸小辰皇的头,道:“你曾经说过,要像是一个男子汉一样保护娘亲,我给你一次机会,过去把侮辱你娘亲的人,都杀了。”

    小辰皇点点头,没有犹豫,拔下腰间的佩剑,走过去,一剑一个,将那数十名侍卫,全部都斩杀在原地。

    鲜血弥漫。

    小辰皇的表情,还算是平静。

    如果实在四明仙府之行之前,让他杀人,他根本不敢下手,但是经历了仙府之行的锻炼,目睹了仙界丑恶的他,成长了太多,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何况这些人,的确是该死。

    那样侮辱母后和师父,这样痛痛快快地把他们杀了,还是便宜他们了,当时处于盛怒中时,小辰皇一度想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杀了这些侍卫,小辰皇没有停下,他走到那些大臣中间,抬手又杀了几个,还废掉了几个大臣的修为,这才拎着剑,站到了其他罪不至死的大臣们前面。

    目光平静而又淡漠地扫过。

    小辰皇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开口说道:“从今以后,我不再是皇极崖皇帝,世间也不该再有皇极崖这样一个势力。”

    所有人都一愣。

    尤其是皇极崖的臣子、皇室成员们。

    他们愕然地抬头看着小辰皇。

    小辰皇道:“你们对不起我师父,这个肮脏而又堕落的皇室,还有你们这些鼠目寸光的所谓大臣,皇室寄生虫……你们都应该消失,我不杀你们,你们都自生自灭吧。”

    然后他摘下头顶的皇冠,斩去腰间的玉佩,脱掉身上的皇袍,统统弃在地上,犹如丢弃了一些臭不可闻的垃圾一样。

    “不要啊……”

    “陛下,您不能丢弃我们啊。”

    “陛下息怒啊,你的体内,流淌着皇室的血液,您不能这样啊……”

    一些大臣们痛哭流涕地哀求。

    因为在这一瞬间,很多人突然无比惊慌地发现,如果失去了小辰皇,就等于是失去了木牧,而如果失去了木牧,如今的皇极崖,还剩什么呢?

    没有木牧的扶持支撑,等于是灭顶之灾啊。

    他们万分悔恨,苦苦哀求。

    人就是这样,往往在失去了之后,才会懂得感恩和珍惜,可惜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