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玄幻魔法 > 八荒之心 > 第141章 仁者之心
    处在幼年期的八仙圣域地壳运动十分的频繁剧烈,高山顷刻间塌陷为深渊,碧海转眼间枯竭成荒漠,随处可见的火山一刻也不停歇的喷着,炽热的岩浆流泻万里,形成了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红色海洋,所经之地,消融一切,而又创造一切,带来死亡,同时孕育生命。

    从通天途中飞散进来的淡薄灵力源源不断的充盈着八仙圣域内的元力体系,像蜘蛛的高级地脉遍布覆盖了每一寸土地,时刻散着旺盛的元力,不断的反馈散溢到云层之中,光热,构筑成了一层隐形的天脉。

    在漫长时间的演变之下,这方大世界诞生了很多千奇百怪的自然生物,有的异端丑陋,有的格外美丽,由于元力的浓郁,这些生物普遍实力强大。

    八仙圣域是这片星空内的唯一星辰,吸引了散落在这片星空内的无数陨石,环绕一圈形成了陨石带。

    由于遥远恒星的光和热很难到达这里,所以浩瀚的八仙圣域中的半数疆域都是高高耸立的层层冰川和风雪呼啸的茫茫雪原,站在域外望去,一片圣洁,而又了无生机。

    八仙圣域内三分之一的疆域是蓝色的海洋,海洋中,一个个黑点正在飞的移动,由几千万尾鱼组成的鱼群随处可见。

    波涛翻滚,巨型虎头鲨张开巨口,鱼群眨眼间就成为了腹中之食,下一刻,天空霸主巨翼龙俯冲而下,阴影遮天蔽日,巨翼扇起的狂风惊起层层浪涛,而后狂吼一声,伸出锐利的双爪直接抓出巨型虎头鲨,扬口吞下。

    轰隆一声,远处的火山喷,浓烟滚滚,无数道岩浆碎石喷射进天空,其中的一颗带着熊熊火焰恰巧击中了巨翼龙的腹部,巨翼龙悲鸣一声朝着大海砸去。

    扑通一声,暗黑色的吞天鳄猛然跃出海面,张开巨口,直接吞下巨翼龙,落入大海,砸起惊天巨浪,而后又突然无比痛苦的冲出海面,怒吼连连,张口吐出无尽烈火。

    从烈火中走出一个个石化了的岩浆巨人,踩着吞天鳄的尸体当做移动的岛屿游历着茫茫大海

    剩下的疆域则被荒漠和群山瓜分,荒漠之上,一座座巨大的兽骨矗立,连绵不断的铺成了一座浩大的墓地,阴风呼啸,死魂暗嚎。

    群山之中沟壑纵横,深渊连绵,暗黑生物实力滔天,十万座血黑色的大山矗立,外围大多是正值壮年的活火山,时至今日还在不断的喷,滚滚浓烟升腾而起,炽热的岩浆任性的肆虐和改造着这片初生的大地,很多岩浆都流进了大海,创造着新的土地,一些海洋生物为了生存,生出了双足,踏上了新的征程

    八座由醉八仙提挈而起的山峦位于群山中央,深入苍穹,远远高于其他任何一座火山,八仙山上草木繁茂,百花盛开,飞鸟走兽遍地。

    在八仙山的内部是一片无比广阔的平原,面积堪比破碎大6上的中部平原(中部平原上共有中央之国西玄帝国东幽帝国北灵帝国和南冥帝国,疆域辽阔,大约相当于破碎大6的一半疆域)。平原之上湖泊遍地,原始森林连绵不断,丘陵起伏蜿蜒,飞禽走兽成簇,天空蔚蓝而高远,云雾袅袅而生烟。

    在八仙山的中央是一道布满封印的深渊,八座刻满古老符文和散着强大气息的方尖碑高高耸立。深渊之中匍匐着体态无比瘦弱伤痕累累的吞星饕餮的真身。

    丝丝黑气从其狰狞丑陋的身躯上散而出,盘旋在天宇,黑暗可怖。

    在八仙炼魂阵之外密密麻麻的堆积了无数巨大古老的兽骨,绵延数十里,至少百万具,在漫长岁月的洗礼之下,尸骨山上散着淡淡白光,风从尸骨间穿过,撕裂出断断续续的骇人呼啸声,一颗颗巨大的兽丹随意的散落在头骨之下,在尸骨山外围生活着很多实力强大的元兽部落。

    这就是现如今的八仙圣域:恢宏世界。

    伟大的者缔造了这一切,拯救了这一切,而不留名姓。

    灵修站在八仙大世界面前宛如沧海一粟,恒久的时光无言流逝,卑微的生命宛若浮萍,他的目光中第一次装下了整个世界,也是第一次看得如此的不真切,梦幻和震撼在眼眸中流转。

    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仿佛要冲破胸膛。突然,他吃惊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陷于麻木,抑或用另一个词汇来形容:陷于停滞。

    他的内心被一种神秘而又无比高贵的情感入侵,并且毫无抵抗的就让某种难以名状的伟大使命感裹挟着他年轻气盛的灵魂在飞的上升壮大,仿佛要被带到那充斥着真理的殿堂,与众神侃侃而谈,内心的光明善良和阴暗邪恶通通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众神面前。

    他卑微匍匐,忏悔而又立誓,表达衷心而又满怀歉意。

    许久之后,灵修深呼了一口气,慢慢的压下了内心的震撼。

    他不再贪恋于冰雪奇境的安逸,也对闯荡破碎大6的兴趣没有了以往的那么强烈,用一句诗来形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八仙圣域又如何?

    那云集的烈烈光的万千星辰肯定比这里要精彩纷呈的多,此时此刻,他内心中无比渴望变得强大,变得富有智慧,然后只身外出游历,为了心中的正义而与所有的邪恶作斗争。

    不同的星宇具有千差万别的环境,诞生不一样的生物,在不同的环境中一定会孕育出具有别样智慧的头脑,生出不一样的哲学艺术,他渴望去认知去追求不一样的美和精神价值。

    黑桃对道:不识庐山真面目,自缘身在最高层。小子,被震撼到了吧?

    其实,每个人的性格中都会有两个缺点,可以说,他们具有一定的关系,那就是无知和自负。

    想要对抗这两种缺点,先你要学会独立思考。

    有意识的去抑制自己的自负,因为自负有时候就等同于无知,同时努力提高自己的知识和见闻,扩大自己的眼界,莫要做那井底之蛙,无知的叫嚣自己已然看透了天下。

    现在的你正被困在一种狭小的局限中,不过不必为此埋怨或者是自卑,这很正常,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为了不断突破自我,从底层攀登到高层,站得高自然看得远。你永远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大!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你有时候甚至还会对公认的伟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对于他们的智慧结晶,你也感觉没有什么大不了,实际上,这种无知的嫉妒心和目空一切的自负要不得,很多人穷其一生,连伟人最细枝末节的文字著作都读不懂,哼!还妄图越伟人,实则自欺欺人而已,仿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找到一丝生存下去的盲目自信。

    古往今来的伟人圣人正如那星空中光热的万千星辰,如果你低到尘埃里去看,目光中的星辰自然比尘埃还要渺小,如果你站到他们面前去看,聪慧之人看到的是无尽光明,会禁不住双膝陡软;而愚钝之人看到的是满目黑暗,恐惧席卷。

    每每来到这里,我都会产生这样的思考,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有一个打算,那就是将这番见解说给年轻的继承者听。

    灵修带着略有所悟的神情无比感激道:多谢黑桃前辈的教诲,灵修定不负众望。

    这就是你将来要拯救的世界,她是那么的年轻和美丽!黑桃带着一丝溺爱的语气说道。

    是啊,我会不遗余力!灵修拳头紧握,目光坚定道。

    此次叫你前来,是为了加固封印一事!具体的缘由以后我再给你慢慢叙说,以你现在的体质力量不能在星空待太长的时间!黑桃语气郑重道:所以,我们开始吧?

    小子手无缚鸡之力,恐怕出不了半分力!灵修带着一丝自责的语气无奈道。

    观摩就好,只需八仙壶一用!黑桃带着期待的语气说道。

    灵修用意念召唤出了古朴无光的八仙壶。

    产生了一丝灵识的八仙壶瞬间变大,围绕着黑桃庞大的身躯旋转了两圈,表达着几万年后重聚的喜悦之感。

    我以为你这老家伙要把我忘了呢?黑桃语气哽咽,神色复杂的笑骂道:好久不见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八仙壶的壶口突然打开,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紧接着,一股深红色的醉灵仙酒化为长长的匹练飞卷而出。

    灵修的脸庞瞬间红透,目光开始游离,黑桃轻轻一震,灵修便恢复了意识。

    下一刻,无比兴奋的黑桃跃起巨大的身躯,张开巨口豪饮着漫灌而来的醉灵仙酒。

    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八仙壶却自动的合上了壶盖。

    小气鬼!黑桃甩了甩巨大的嘴唇,然后畅快道:我们开始封印吧!小子看好了!

    等一等!一直在观察八仙圣域的灵修疑惑道:黑桃前辈,八仙炼魂阵外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尸骨?那些部落在干什么啊?

    黑桃神态复杂,犹豫了片刻后,看着累累尸骨叹息道:唉,吞星饕餮的意志侵蚀了他们,并且歪曲了事实!他把自己伪装成了这番大世界的主人和原生生物的祖先,把我和八仙师尊们诬陷为流放和囚禁这番大世界的罪魁祸!

    这些数不尽的尸骨都是吞星饕餮以神圣的‘奉献’的名义来诱惑这些生物‘光荣’的参加献祭!他企图通过炼化这些‘子民’的血脉来重塑自己的血脉,进而冲出封印!

    这么多年过去了,尸骨自然绵延不尽。

    可惜他们到死还被蒙在鼓里,带着无上的荣誉进行自杀,不过拯救的却是他们真正的敌人;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正义神圣的子孙,殊不知,自己一直都是黑暗邪恶的忠实傀儡,一步一步,自掘坟墓。

    由于天脉的阻拦和八仙炼魂阵的封印,我不能进入到八仙圣域中,同样,那些实力强大的原生生物也冲闯不出来,所以也就一直被蒙蔽其中,他们可悲,又可怜,我帮不了他们,但是你可以,就是现在,释放出醉灵仙酒,增强八仙炼魂阵的封印之力,重创吞星饕餮的意志,拯救这帮无辜的生物吧,也许这就是博爱的体现吧!

    博爱者总见不得别人受苦受难,没人让博爱者担任正义的审判者,但博爱者总是自觉的站到了风口浪尖之上,虽然很多时候都是只身阑珊,但从来没有丧失过勇敢。儒家曾贴切的形容过这种博爱者,称他们拥有仁者之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