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玄幻魔法 > 轮回之业 > 第312章 邱秋
    文府,凌雪阁。

    江枫正焦头烂额,他潜心研究离尘石一炷香有余,终于动手尝试分割离尘石,但奈何他运足修为,也不过震落了几块石皮,这等令人瞠目结舌的结果委实令他一时间不知所措。

    须知已江枫如今的修为,全力一击足以轻易移平一座屋舍,即便是开山裂石也未尝不能一试,如今却只能震碎几块石皮,实在令他破受打击。

    江枫向姜凌恒投去希企的目光,但后者不知何时已侧卧在床榻上,悠闲地翻阅着随手抽的一本《参同契》,压根没打算理会他。

    显然姜凌恒言出必行,他只是给予江枫一个获得造化的机缘,若江枫无能,纵使造化放于眼前任其取用也无能为力,便如眼前,他只会袖手旁观。

    江枫明了,收了求助之心,文府不是云霄殿,文斌的善意不是他顺意令使的资本,修行本就是逆天之举,机缘必须靠自己把握,无能者没有逆天而行的资格。&1t;i>&1t;/i>

    把定心念,江枫凝视着眼前足有一人高的离尘石,眉心金光一闪,月魂破风突现,斩向石皮已祛,裸露在外的离尘石体。

    “锵!”

    猛然一声刺耳的金石撞击声,激得一直偷眼注视的姜凌恒急忙掩上耳朵,江枫皱眉望去,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以月魂三级玄兵之威,竟然都只能在离尘石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嗯~”姜凌恒戏谑道,“你这元神兵品质不俗,加油,依这进度,大概再有个十年光景的锲而不舍,你就能切割下足够炼器之用的材料了。”

    江枫看着他那副欠揍的表情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分明是在报复之前对他的威胁。但他心有不甘,怎能就此放弃?

    他身上法宝极其有限,除了那九十九把煌炎灵剑,就只有月魂、千羽梭和七禽流火扇,而且月魂和七禽流火扇还是从赤羽那儿抢来的,若连月魂都没法建功,那就只能一试千羽梭。&1t;i>&1t;/i>

    可是以他如今的元神修为根本无法做到羽开三千的程度,无法挥千羽梭的十成威能一切都是空谈,至于煌炎灵剑更是无用于此,七禽流火扇是赤羽的本命法宝,即便借舍利金光之力,短时间内也无法如臂挥使,更何况他现在难以调用舍利金光,更没有强占七禽流火扇之意。

    “无奈啊!”

    江枫挠头苦叹,眼神却依然坚定,咬牙决心再试,月魂连斩,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直将离尘石上的石皮又除去大半方才停歇。

    江枫收回月魂,就地盘膝打坐,恢复方才消耗。既然身上法宝难以建功,那就唯有破釜沉舟一途。

    “血天秘术!”

    半刻钟后,江枫突然咬破手指将精血涂抹在双眸之上,霎时天地清气潮聚而来,就在他的双瞳浸血赤红的瞬间,一股古老的气息忽然自其身上传出。&1t;i>&1t;/i>

    姜凌恒猝然起身,脸上慵懒神情尽散,目光灼灼地盯着江枫,压抑着心中的激动,低喃道:“这就是八荒灾炎!”

    江枫施展血天秘术,而不借玄火珠火种之利,就是要施展完全的八荒灾炎,只见血焰汹涌,转眼已将其包裹在内,炙热的炎浪席卷四面八方,姜凌恒急忙将临近江枫周身的奇珍异宝移至一旁护住,修为无形散出,如衣披覆在身,这等温度,就连他也不敢小觑。

    “八荒灾炎第二式,焚身无我,破尽天下至罡之御,无物不破,无坚不摧!”

    血焰凝聚压缩,转眼已不见江枫身影,唯有一柄血色天刀,如万古独立,直指苍穹。

    “斩!”

    江枫低喝一声,焚身无我猛然斩向离尘石,只见血刀刀芒一闪,离尘石上突然出现一道血线,其顶部一块离尘石徐徐滑落,江枫收了八荒灾炎,眼中血色褪去,强忍着体内泛起的虚弱感,急忙转身接住这块离尘石。&1t;i>&1t;/i>

    这块离尘石入手极沉,比之同体积的铁精还要重上十倍不止,江枫初时险些未能接住。垂目端详,这块离尘石尚不足整体的十分之一,但已比之一人头颅还要大上几分,切面光滑如镜,面积足有环臂合抱之大。

    “不愧是稀世仙料!”

    江枫由衷感叹,直至此时离尘石在怀,他才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这等仙金异材的不凡,以离尘石为引,道道精纯灵气涌入他的体内,数息间已恢复了他体内的空虚。

    “了不起!了不起!”姜凌恒站在江枫面前,连连拍手赞赏道,“当年我炼制本命法宝,切割离尘石时尚且需要族中长辈从旁协助,你竟然真的独自完成了!”

    江枫嘴角一抽,弄了半天,这货也无法独自切割离尘石,结合他之前的态度和所说的话,他压根就没打算给自己足够的离尘石。&1t;i>&1t;/i>

    姜凌恒看着江枫怀中的离尘石忍不住的心疼,但感受到江枫的眼神,又不由尴尬地偏过头去干咳了两声。其实倒不是他这如此小气,只是他天性懒散,喜静不喜动,极少外出,这些年外出也都是为了收集这些天材地宝,如今被江枫就这般无条件取走了近十分之一的离尘石,他怎能不心疼?

    即便以文府的地位,拥有离尘石的所在总共也就只有两处,一处在“隐天涯”由族老守护,一处则在姜凌恒的凌雪阁。

    起初他只想给予江枫锦盒中的那些许离尘石以为主料,佐以其他异材炼制一柄飞剑足矣。即便尚有不足,到时江枫无法自取,只能求助文斌亲自出手,他也可借此与文斌讨些条件,以谋往后一段时间无劳清闲。

    除此之外,他更可借此机会戏耍一番江枫,若能令其心生不快,之后江枫在文府的这段时间内也就自然不会来骚扰他,他也好落得个清静自在。&1t;i>&1t;/i>

    谁知江枫竟然自己就切割离尘石成功了,还一次性切割了这么一大块,他的心都在滴血,如此体积的离尘石用来炼制一柄长剑都绰绰有余,但承诺在前,他也不能言而不信。

    江枫看着姜凌恒脸上数次变化的神情,忽然明白了几分对方心中所想,颇觉哭笑不得,这人究竟有多么怕麻烦,竟然不惜用这种让他难堪的不入流方法来谋求清静。

    姜凌恒是摸准了江枫的心性,后者已见识过他的修为,两人更是同居天景四苑,毗邻共处之下,对方一定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向他请教修炼方面的问题,而这正是他觉得麻烦的地方。

    “唉!”

    似乎知道自己的清静日子到头了,姜凌恒颓然长叹,引着江枫转身出了静修密室。&1t;i>&1t;/i>

    “走吧!文斌应该已经久等了!”

    江枫怀抱着离尘石,坏笑着,心满意足的随姜凌恒下了三楼,虽然明知这等仙金不会轻易损坏,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

    两人出了凌雪阁,江枫正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女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似已等候多时,见他望来,轻啊一声,连忙低着头走上前来,俏脸微红,似乎有些怕生。

    “你是……”

    江枫收起离尘石,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少女,见其丫鬟打扮,想来应是文府的侍女,只是她此时垂着头,小手缠着衣角,红着脸不敢看江枫的可爱模样,令江枫想起了远在云霄殿的叶冰巧,半蹲下身子看着她,语气不由又温柔了几分。

    “怎么了吗?”&1t;i>&1t;/i>

    少女惊叫一声,俏脸更红了,怯生生道:“小……小姐让奴婢来请江公子,还请江公子随奴婢一行。”

    江枫轻轻抚摸着少女的头,柔声道:“不用怕,你叫什么名字?”

    怕生的少女依旧不敢抬头看着江枫,只用细若蚊音的声音答道:“奴婢叫邱秋。”

    “邱秋?真是个好名字。”江枫说道,“我们的名字很合哦,我叫江枫,跟你一样,都是秋天的名字。”

    邱秋微微抬偷瞧了一眼依旧和煦微笑着的江枫,还没有人夸过她的名字好听,心底顿时生出几分好感,只觉眼前这个江公子定是个亲善温柔的人,心神不由安定下来。

    “只……只是个很普通的名字。”&1t;i>&1t;/i>

    邱秋轻抿着嘴唇,又微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声音低不可闻,可爱极了。

    江枫失笑,文斌怎会让这么个怕生的小可爱来寻他,心底觉着十分有趣,便轻声道:“我不是什么公子少爷,也不兴主仆奴婢的一套,以后见了我,不用叫什么江公子,也无需自称奴婢,知道了吗?”

    “可是……”邱秋揪着衣角,似有些为难,但见江枫认真的神情,踌躇了一会儿,这才低声道,“那……我可以叫你江大哥吗?”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唐突,邱秋又连忙摆手道:“不可以也没关系,我没事的,我还是称呼你江公子吧!”

    末了,邱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又低下头去,似是怕因为自己坏了江枫的心情。江枫看着这样小心待人的她,看着她仍挂在脸上的给予自己的温柔的笑容,没来由觉着心疼。&1t;i>&1t;/i>

    “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明明如此弱小,却还是这般在意着他人的感受;明明如此弱小,却还是想尽力去保护着别人;明明如此弱小,却还是愿意这样的温柔待人!所以,人类才会显得如此可贵,所以,当我遇到这样的温柔时,才会忍不住想去珍惜……”

    江枫一边想着,一边轻揉着邱秋的秀,柔声道:“当然可以了,邱秋妹妹。”

    邱秋怔怔地看着江枫,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他的温柔,和小姐是一样的,和晴儿姐姐是一样的……

    邱秋的脸上泛起开心的笑颜,明眸中水波盈盈,第一次正视着江枫,带着同样温柔的笑容,脆生生道:“江大哥,我们走吧,小姐该等急了!”

    “文斌让你带我去哪儿啊?”江枫好奇问道。

    邱秋轻嗯一阵,又看了一眼姜凌恒,这才说道:“隐天涯!”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