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都市言情 > 捡漏 > 0589 小老虎
    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的树叶下,一条蛇行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看那蛇行的印记的尺寸,王晓歆面色苍白,嘴唇一阵阵干,轻声说道:“你就不怕遇上它?”

    金锋平静的说道:“这是它的地盘。其他动物还不敢过来。”

    “这里最安全。”

    望着那条长长粗壮的蛇行印记延伸到密深处,王晓歆声音都在打颤:“万一它回来了怎么办?”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以它的胃口,吃一个人足够吸收好几天。”

    王晓歆忍不住身子一软,沉着脸说道:“没开玩笑。我觉得……还是避开的好。”

    金锋却是没说话,指指王晓歆脚下:“别踩了那株七叶一枝花。”

    王晓歆低头一看,只见着一株两尺来高的紫色植物就在自己的脚下。

    紫色的花朵,七朵绿色剑尾一般的宽条树叶。

    王晓歆愣了愣,忽然想起来一个传说,蓦然一惊。

    七叶一枝花是克制蟒蛇和蛇类最好的植物,比起雄黄和农药更加的管用。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对于金锋的这些个特殊技能王晓歆已经麻木得不想再浪费脑细胞去思考。

    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的问。

    金锋一边剐着雀鸟一边说道:“余曙光砍的。”

    王晓歆顿时沉默了,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明明知道这样做是不道德的,却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金锋上半身几眼。

    最长的那一道伤疤从肩头斜着下来到了肚脐,也不知道当时金锋承受了多大的伤痛。

    一瞬间,王晓歆双眼迷离起来,禁不住想要去抚摸这条伤口。

    就在这时候,金锋鼻子猛地一吸,脑袋抬起,猛然望向密林之中。

    这时候,王晓歆神色也悠然变了。

    因为,她闻嗅到了一股很清淡的芬香。那股香味比起自己最喜欢的玉兰花香更沁人心脾,闻上一口只感觉身子都快要飘了起来。

    金锋鼻子再嗅,双瞳猛然收紧,一把丢掉手里的雀鸟,往回飞奔到了营地抄起包包背上健步如飞飞射射入密林。

    度快得惊人,王晓歆呆了呆,还没叫出声来,金锋早已没了踪影。

    王晓歆急忙回头大叫黄德胜,让黄德胜跟进去。

    金锋的度快,在密林中如履平地,健步如飞,跳上一块大石头爬上一棵大树四下里寻找起来。

    这股花香自己在很多年前闻过,永远都不会忘记。

    但到了这里花香却是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金锋看了看表,正是下午的六点刚过。

    “难道真的跟传说的中的一样?”

    金锋摁捺住心中的激动,跳下树来,弯着腰慢慢的在周围摸索起来。

    非常奇怪,再也闻不到那股沁人的花香了。

    黄德胜提着两把81步呛赶到现场见到金锋这般模样,微微翻起白眼。

    这小子怎么跟个狗似的。

    “找什么?”

    “嘘。”

    金锋做了禁声的手势,蹲在地上四肢着地,用力的吸闻空气的味道。

    林子里安静得可怕,一条两米多长矛头蝮蛇悄悄的潜行过来,似乎感觉到金锋身上的杀气,竟然偏离了金锋一尺多远,慢慢的顺着青苔爬上了一座岩石。

    这个地方很是奇特。

    一棵巨大的不知名的树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塞进了一块大石头。

    石头深深的嵌进巨树当中并没有影响巨树的生长。

    这时候,岩石上忽然传来了几声低低弱弱的猫咪叫声,一头黄白相间的小猫咪探出了头来。

    金锋猛然回头,但见这头小猫咪,再看那条矛头蝮蛇已然张开了脑袋,目标直指小猫咪。

    而那小猫咪却是浑然不知,冲着金锋喵喵的叫着,充满了喜爱。

    金锋手一探,摸出一把匕刷的下射了出去,正中矛头蝮蛇的七寸。

    鲜血顷刻间飞溅起来,矛头蝮蛇软软了跌落在地,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翻滚。

    金锋上前奋力一跃上了岩石,岩石上是一处天然的洞穴,那头小猫咪扭着屁股咬着尾巴到了金锋跟前,欢快热烈的叫着,舔着金锋的手。

    这那是什么小猫咪,明明就是小老虎。

    小老虎仅有一尺来长,比起成年猫咪都还差了点。黄色的猫还有些泛黑,额头上一个小小的王字清晰可见。

    眼睛的角往上翘着,像极了丹凤眼,上面还有几团白白的白毛炫白如雪。

    这可是吊睛白老虎啊!

    最威猛的老虎!

    金锋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头小老虎肯定是早上被打死的老虎的幼崽。

    自己身上背着那头老虎的骨头,小老虎就把自己当做了他的母亲。

    金锋轻轻的将老虎抱在怀里,轻声说道:“丛林险恶,遇见也是一场缘法,以后就跟我吧。”

    话刚说完,洞穴里又抖抖索索的爬出来一头更小的小老虎,喵喵喵的可怜的叫着。

    怯怯的看着金锋,走了两步又害怕的退了回去,萌萌的令人难受。

    “双王!?”

    “嗬!好啊。以后我养你们。”

    确定洞穴里再没了老虎幼崽,金锋正要下来的时候,猛然间双瞳收到最紧。

    小小虎的身上,残留的那股味道让金锋足足愣了三秒。

    跟着探头进了洞穴,金锋蓦然间呆了。

    只见着石头缝里赫然生长着一株半米高的小树。

    小树之下散落着一堆深绿色的树叶,绝大多数的树叶已经卷成了细细的茶叶的形状。

    只有一片树叶平平的躺着,呈现出最原始的状态。

    目光深深的凝视这这株小树,脑海中千百万种的植物迅翻出来比对,一株株的珍稀植物和天材地宝被金锋一一的排除。

    蓦然间,金锋睁大了眼睛,捡起一片茶叶状的树叶塞进嘴里,牙齿咬下的瞬间,一股从未有过的清香充斥鼻息。

    金锋傻了,呆了!

    一屁股坐在洞穴里,如遭雷击一般傻傻的坐着。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不是早就绝种了吗?不是早就绝种五百年了吗?”

    金锋抬手就要去把这株小树拔出来,却在几秒之后颓然停止了动作。

    这棵树……

    这棵树生长在岩石之中,拔出来绝对的死。

    金锋神色复杂纠结了半响,狠狠的一捶岩石,死死的望着小树,嘶声叫道:“你是最后一株神树,我留你在这里。”

    “好好的活。将来,我把这里圈起来。”

    “我誓,一辈子守着你。”

    说完这话,金锋将小树下的所有叶子全都收集起来,小心翼翼的装进包里。又在洞穴内找了半响,一片叶子都没落下,尽数收完。

    一手抱着一头小老虎,跳下岩石来,却见着黄德胜手里正拿着自己的匕,歪着头奇怪的看着自己。

    见到金锋抱着两头小老虎下来,黄德胜也是一脸愕然。

    “还你的刀!”

    没等金锋有任何准备,忽然间黄德胜掌心一别,黑色的匕平平射向金锋,赫然冲着金锋的脖颈而去。

    金锋眼睛一凛,双手抱着两个小王子,就地一个凤点头,脑袋一甩,慢慢的回头过来。

    牙齿咬着匕的刀身,眼睛斜斜看着黄德胜,冷冷叫道:“什么意思?”

    黄德胜紧紧的盯着金锋的眼睛,丝毫不惧金锋的鹰视之眼,轻声说道:“这把军刀有点意思。”

    “摩萨德专用。上面还刻着主人的代号。惩罚者。”

    “你跟摩萨德什么关系?”

    金锋放下两只小老虎,匕挑起原矛头蝮,斩断脑袋,剔除蛇胆老规矩生吞。

    扒皮切块,一块一块喂着两只早已饿得抖的小老虎。

    “帝都山,我老家,春节陨石坠落。”

    平淡的回应了黄德胜的话,金锋点上了烟,默默的切着蛇块。

    黄德胜嗯了一声,沉声说道:“跟他们交过手?”

    “领头的是谁?”

    金锋看了看黄德胜,轻描淡写的说道:“一些不入流的货,一个弹弓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