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武侠仙侠 > 通天神捕 > 第八百二十九章 长孙凌雾
    6更

    “主公,你那‘神液’真是灵念。要是能给拓拔浩几滴就更好了,不不不,属下贪心了,我不该讲这话,请主公责罚。”话一出口,拓拔世贤才意识到自己太贪心了,另一只脚也跟着弯曲了一下跪下,叩头请罪。

    “呵呵呵,本人从来赏罚分明。要吃灵液也行,不过,得拿出功劳来。”萧七月笑了笑,刺激他一下,把这两个家伙的剩余价值都榨出来。

    “浩弟他会的!”拓拔世贤双手一抱拳。

    千重月阴之露,果然好东西。不光可以提高真元品质,居然还能打磨元神。

    就凭着自己现在乾坤空间中的好几大桶的甘露,完全可以打造一支强悍的九级灵王亲卫队来。

    甚至,提到神窍之境。

    当然,前提是得有八九级的灵王N个。

    “神使,方天城府伊长大人长孙凌雾亲自拜访。”药盟三总管杜海过来禀报道。

    “他来干什么?我跟他又不熟。”萧七月问道。

    “大人,这里可是方天城的地盘。长孙凌雾还是皇族中人,位高权重。不管怎么样,见见总好。不然,他要是在背后整些手段出来,也相当的麻烦。”杜海说道。

    “也好,前面带路。”萧七月点了点头。

    他看了杜海一眼,问道,“杜总管的实力比花月青高得多,她都能进长老会,杜总管难道就没此想法吗?”

    “当然想,作梦都想。即便是给我排在二十名长老最末一位都行。不过,唉……人说,朝中有人好作官。其实,这药盟也是一样的。”杜海一脸愤然。

    “呵呵呵,前段时间我还要杀主公,现在倒成了主公的奴才。

    那个时候,我差点死了,不过,是主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而且,短短几个月,实力也增加了。

    我拓拔世贤就想说一句话,跟着主公不吃亏。”拓拔世贤一边笑,一边拿眼看着杜海。

    “主公在上,杜海我以‘无天魔祖’起誓,此生就是主公的奴才了。”杜海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马上跪下发誓。一道血魂印记从身体内冒出飘浮在空中。

    只要萧七月愿意,一伸手就把收纳。

    从此后,杜海的生死就掌控在萧七月手中了。

    “都说人心难测,发誓就不必了,你的东西还是收回去。”萧七月摇了摇头,并没有去收纳那唾手可得的血魂印记。

    “杜海我绝不会让主公失望的!”杜海是个明白人,自己跟萧七月刚接触不久,人家也不可能就此相信自己。

    所以,‘行动’是最好的投诚方式。

    “这个长孙凌雾怎么样?”萧七月问道。

    “虽说是皇族中人,但是,离宫里那一脉较偏,算是长孙氏的一个旁支。

    不过,长孙凌雾自己很争气,也是位天才。

    现在的实力,至少神窍一道境。

    况且,皇上把首府之地交给他,可见圣上也看重他。”杜海答道。

    “此人性格怎么样?”萧七月问道。

    “模梭两可,有时耿直有时又深不可测,很难琢磨。”杜海道。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种人,耿直极有可能是装出来的。‘大家’啊。”萧七月感叹了一声,不久,到了前面会客厅。

    两人互相看了片刻,居然一起笑道,“失礼失礼!”

    “萧神使贵为药盟内门核心长老,不好意思,长孙我还是头次听说过你。不过,据说萧神使能烧开天龙丹?”长孙凌雾笑问道。

    “嗯,那倒是真的。本人就这方面比较出彩,这神使位置也是因为它得来的。”萧七月一点不矫情。

    “本人柳言,是方天府师爷。不过,唉……萧神使可能不知道,大人府上有人病重,急需要烧开天龙丹救急。”柳师爷叹了口气,眉头紧锁。

    “噢?”萧七月故意的应了一声,心里直冷笑。

    因为,这个长孙凌雾身上明显的留得有花月青的痕迹,两人有因果。

    于是,摧发因果之力,他的人气边缘金光一冒,往外延伸。

    不久,因果推衍之下,萧七月居然看到了先前方天府大堂所发生的一切。

    “想暗算老子?”

    “唉……这天龙丹就是药盟能烧开它的药师也不多。萧神使日理万机,本府本来是不应该打扰的。奈何老母生命垂危,只能叩请了。”长孙凌雾朝着萧七月一个深躬身,孝心爆表,诚意满满。

    “长孙大人说笑了,我药盟还得在长孙府下讨生活,治病救人也是我作为一名药师的本份。既然事很急,咱们赶紧过去看看。”萧七月双手微托托住了长孙凌雾装样子要下跪的身子。

    “大人,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吧。”柳师爷心里大喜,本来以为还要费一番唇舌。

    哪料到如此容易就让萧七月上钩了,这还真是个意外。

    看来,这小子还是太嫩,不知世道凶险。

    “这个,萧神使方便不?”长孙凌雾还要犹抱琵琶半掩面的假意一番。

    “大人,林家那边咱们可是收了人家一千颗灵石的,一下子可能去不了。”这时,拓拔世贤突然的一抱拳说道。

    “林家,哪个林家?”长孙凌雾一听,赶紧问道。

    “这个,人家有说过,不方便说出来。

    是林家有人病了,出了一千颗灵石。

    要是神使大人不赶过去,那灵石人家就不付了。”拓拔世贤一脸正经,萧七月都想发笑。

    这家伙,演戏的本领还真不差。

    自己都不晓得那个什么林家在哪里?这家伙如此说得活灵活现的,根本就是在‘敲竹竿’。

    也好,你长孙凌雾想暗算老子,老子收点利息也应当。

    “狗奴才,这点小事你也拿出来说,不要说一千颗灵石,就是一万颗咱们也得先把长孙城主老母的病先给看了才是。”萧七月脸一圬,当即训道。

    “奴才知错了,不过,大人炼制九转灵丹可是需要大笔的灵石购买药材的。”拓拔世贤煞有其事的模样相当的搞笑。

    人家小神爷搞九转金丹,他给杜撰出一颗九转灵丹来了。

    “什么也不用说了。”萧七月大手一挥。

    “萧神使,本府也不能让你吃太大的亏。这里有五百颗灵石,一点小小补偿,见笑了。”长孙凌雾肉痛得抽搐了一下嘴唇,掏出了一个空间袋。

    “这个不可。”萧七月摇了摇手。

    “萧神使,你就收下吧。不然,府尹大人会惭愧死的。”柳师爷也赶紧劝道。

    两个家伙就担心萧七月突然间改变主意不去了,虽说有怀疑这是他们俩个主仆唱的双簧,但是,也拿人家没办法。

    “这个,算啦,你个奴才,收了就是,真丢尽老子脸了。”萧七月骂骂咧咧,拓拔世贤一脸抱歉的接过了空间袋。

    吗得,这笔账一定要向花家讨回来……

    长孙城主心里差点吐血,城主的豪华马车疾驰而去。

    不久,飞天马一声嘶叫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