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五百八十七章 黑暗料理-病22
    扶贫物资有很多的,江明亮当然不可能把所有的都搬到他舅子家里,除去要发出去的补助,嗯,直接搬他家的也不少。

    毕竟儿子要结婚了,去外面买也要钱的,这补助下来得刚刚好。

    江明亮打算等家里的事办好之后,去找思如一趟,利诱她。

    贪墨物资多少不是什么好的,他谨慎惯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等他走后,舅子哼着小曲儿慢慢的踱回院子里,不置可否,这个妹夫啥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还只是个村长,若换了他,呵,说不定早就升到市里去了。

    可惜。

    诶?

    他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恍惚看见竹林里有个白色的东西一闪而过,可再一细看,有什么都没有。

    抿唇,家里的房子背靠着一片崖,后面是很一大片茂密的竹林,就算是白天,太阳也完全穿不透,走在里面身上都发凉,更何况,还有不少起伏的坟堆,更显得阴森人。

    嗯,要不干脆搬出去算了。

    这里早先并不是他一家的,有很多人,之后慢慢就都搬走了。

    他不是不想搬走,这么多坟堆,还是有些吓人的,可没钱呀,这个就没办法了,再说,也没人愿意跟他换宅基地。

    都怀疑过会不会是这里的风水不好,所以他一辈子没个儿子。

    反正过不了多久就要免费修建扶持特困户的房子了,不如……

    有个村长妹夫真的是太幸运了。

    思如在后山竹林飘了一圈才回去,路上遇到从街上买东西回来的何老头儿。

    “嘿,老李。”

    思如:……

    看着他手上提着的一块肉,摇头道,“你这肉买得不好。”

    凭李正富多年卖肉的经验,这肉太瘦,嚼起来还绵软,不好吃。

    何老头儿呵呵笑了两声,“没办法,今天不逢场,我又去得晚,肉都卖得差不多了,这剩下的一块还是便宜给我的。”

    “对了,你这是从哪儿来?”

    思如就说,哦,去转了一圈,刚好看到江明亮往他舅子家搬东西。

    目测是扶贫物资。

    何老头儿一愣,随即苦笑,“现在这些村干部都这样的。”

    有捞的就赶紧往自家捞,反正也没人查,这点渣渣,那些大佬也看不上。

    上头的人吃肉,总得给底下的人喝口汤吧,不然底下会服?

    思如问,“对了,你们低保现在领多少东西?”

    “三个月一袋米一桶油一把面,每月几十块钱。”何老头儿说道。

    听起来不多。

    想到李正富的遭遇,摇头,“你那外甥忒不是个东西了。”

    嗯,跟他那亲侄儿差不多,都是狼心狗肺的。

    何老头儿的经历跟李正富差不多,他没有白眼儿狼亲外甥,但有个处处针对他的亲侄儿。

    他也是一辈子没结婚,就收养了个女儿,女儿长大后就嫁了人,说起来,他还是孤身一人,这样的情况,村上给他办了五保。

    很正常。

    可就在去年,他的五保名额被侄儿弄掉了,说他有女儿凭什么享受五保。

    因为举报,他侄儿还得了一千块钱的奖励,嗯,李正富的外甥也是听说这事后,才去举报的。

    何老头儿以前也是当过村干部的,跟江明亮也算是有交情,江明亮虽然撸了他的五保,但给了个低保的名额。

    “唉,任命吧,咱年纪都大了,也活不了几天了,凑合着过日子。”

    他说道。

    以往还会去街上打麻将,但被举报了,就不再去,万一低保再被撸了就不好了。

    思如点头,“是。”

    不过,“我说老李,你这房子真要不得,离垃圾站太近了。”

    太臭。

    思如叹了口气,“我有什么办法,就像你说的,凑合过呗。”

    得过且过。

    何老头儿闻言,也叹息,“那些人,真的太不是东西了。”

    除了抱怨抱怨,无可奈何。

    等他走后,思如收起脸上的表情,垂眸,李正富烂的差不多了。

    臭,有垃圾臭,还有尸臭。

    江明亮从舅子家走回来,他一股气憋在胸口,说不出很烦。

    李芬儿看见他忙说道,“刚才又有电话打到家里来说水管子又爆了。”

    江明亮:……

    “知道了知道了。”挥着手很不耐烦的说道,“对了,儿子呢?”

    过几天就要结婚了,总不能天天在家里窝着打游戏吧。

    李芬儿一脸无奈的看着楼上,“在家呢。昨晚玩了大半夜,连早饭都没下来吃,我刚才上去看了,煮好的面都没动。”

    江明亮压制住心头的不满,努力劝自己,等他结了婚就好了。

    “等儿子成了家,我就托人帮他找找看有什么事做,他这么大的人了,也不能一直在家里吧,我们总有老的一天。”

    儿子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只是太内向,外面现在竞争又激烈,他不是不愿出去工作,就差一个跳板罢了。好歹自己也当了几十年的干部,上上下下认识了些人,有点关系。

    安插一个工作,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李芬儿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到时候你给儿子弄个轻松点的。”

    “好。”

    江明亮吃了午饭,就收到消息村上要开会,说的就是自来水的问题。

    之前弄的从河里抽水的管子都不用了,要从云池调水过来。

    当然,最重要最恼火的就是钱。

    五千五,不是小数目呀。

    “不交钱,就没水喝,爱交不交,就这么简单。”有人说道。

    江明亮点头,没错。

    第二天,他就给村上发广播了,就说有重要的事马上开会。

    所有人:……

    都去了,但是在听到说要交那么多钱时,反应都很激烈,不愿。

    “之前就交了八百,水没喝上几口,管子还一直出问题,最近连水都停了,现在又说要交五千,从云池引水过来,那从前交的钱不是白交了?”

    “可不是?五千呀,我家还吃着低保,哪有那么多钱呀。”

    “不是说了有补贴吗?怎么还要交这么多,是不是弄错了?”

    ……

    有很多质疑的声音。

    江明亮没说话,一直安静的听完,抬起头,看着这些人说道,“这都是上面的通知,如果不交,就不会通水。”

    所以,掂量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