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说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76章 场主
    血色莲瓣之中,少女冉冉升起,宛似夕阳的使者,盛开在南冥。

    “姐姐……”夜菁菁看见血魔花上的少女,惊喜之余,大声道。

    “这怎么可能!”

    北岭海摇头,“血莲花下,从未有人生还过。”

    此时,众人看见,血魔花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嵌入轻歌的眉宇之间,轻歌双目紧闭,三千青丝在水中荡漾,滚滚涛浪将她抬入云巅,漫天的红云簇拥着她,半壁江山好似都在她身下。

    浠水河的河水,轻柔的包裹着昏睡过去的少女,缓慢地将少女放置河岸边沿。

    浪花褪去,夕阳还是那个夕阳。

    墨邪和夜菁菁连忙拥上去,殷凉刹和萧如风也急着上前。

    墨邪一把将轻歌横抱起,轻歌胸口一个起伏,朝外吐了口水,脸色苍白,煞是脆弱;轻歌的眉心,镶嵌着殷红的血莲花,娇媚,妖冶。

    “不准走。”

    在墨邪想要带轻歌走时,北月冥的人却是包围住墨邪等人。

    “我墨邪想走,你认为你拦得住。”墨邪一改往常的痞子模样,一本正经道。

    “血莲是北月的国花,如今进了她的身体之中,除非把血莲留下,否则谁也别想走。”北月冥瞧了眼轻歌眉心的血魔花,道。

    翻脸无情,冷酷到底。

    “王爷,人命关天,这血莲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至少先救治好轻歌。”萧如风望着血魔花若有所思,而后道。

    “不行。”北月冥态度坚决。

    墨邪咬紧牙关,抱着轻歌的手狠狠攥住,他看着站在对面冷漠出奇的北月冥,只觉得有几分陌生。

    他们年少相识,在北月国的帝都里招摇过市,一起修炼,一起喝酒,他以为这便是兄弟之情,可曾经对他说心怀天下的男人,如今却恨不得逼死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女。

    他低头,望着自己怀中的少女。

    脸那么白,近乎透明,半张脸上虽然布满了紫红胎记,但另外半张脸却精致妖冶,墨邪忽然想到,再璀璨奢华的钻石,从山脉深处挖出来时,连最普通的石头都不如。

    轻歌嘴角蔓延出一抹鲜血,她紧抓住墨邪的衣襟,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喷洒在墨邪的脖子上,妖冶如花。

    轻歌的手,依旧攥住墨邪的衣襟,她转过头,虚弱无力的看向冷硬坚决的北月冥,嘴角含血,脆弱一笑,仿佛血莲凋零前的最后一次末路惊风。

    “北月冥,你最好祈祷我死去。”

    她大笑,满嘴的鲜血,眉间的血魔花,异常冶丽。

    “都给本王上,拿下夜轻歌。”北月冥皱了皱眉,道。

    轻歌靠在墨邪的胸膛上,双眼慢慢阖上,昏死之前,她看见夜雪朝她挑衅的笑了,看见无数侍卫慢慢包围着她,还看见远处的一道紫色身影……

    手拿着长剑的侍卫,全部朝墨邪轻歌攻去,墨邪眯起眼睛,蓄势待发,萧如风与殷凉刹也是手拿兵器,准备迎战。

    然而——

    就在此时,一道雷霆在天边滚起,所有侍卫攻击的动作全部戛然而止,随着一道深沉的声音,这些侍卫尽是,全部跪下!

    北月冥皱眉,猛地抬头看向天边北面。

    被夕阳笼罩着的空城,云巅之上,身着绛紫长袍的男子慵懒的坐在竹骄上,曳地的袍摆绣着浮生梧桐,云里雾里,冷峻如斯。

    男子拥有一双狭长邪魅的星眸,远山般的眉微微蹙起,戾气隐隐,自带杀戮,他自云巅而来,暗红天际上的所有,好似都成了他的陪衬,风华艳艳,自成一世界,恐怕世间再难找出第二个这般矜贵的人来。

    四头獠牙尖锐,背部长出羽翼的血狼分别在竹骄东南西北的四个方向,驮着竹骄停在浠水河边岸。

    人群纷纷,媚娘带着斗兽场的精英赶来,几十人全部单膝跪在竹骄前。

    “场主,属下来迟。”媚娘低头,道。

    “起来吧……”

    男子的声音,犹若林间堆积的山水,冬末暮光,煞是好听,悦耳动心,醉人的温柔之中,却又掺杂着磁性和一抹沙哑,充满了邪佞的味道。

    他自竹骄上起身,北月冥的侍卫跪在里边,他从中间走过,在墨邪面前停下。

    “给我。”他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伤害她。”墨邪毫不怯弱的与之对视,气场不输。

    男子邪佞笑起,乌黑的头发如墨水般绞着。

    “墨兄,给他,斗兽场的人不会伤害轻歌的。”萧如风道:“轻歌身受重创,恐怕也就只有斗兽场场主能救治。”

    斗兽场拥有各种稀奇的天材地宝,连北月国的国库在其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

    墨邪无奈之下,只得将怀中的轻歌递给男子。

    男子动作温柔的抱住轻歌,准备回竹骄,夜菁菁却是拉住了他的衣袖,男子回头,夜菁菁抬眸,天真无邪的望着他,“一定要救活姐姐。”

    男子笑着应下,看也不看北月冥一眼,便抱着轻歌走上竹骄坐下。

    北月冥心中有怒,道:“冥场主,想带夜轻歌走,可以,留下血莲。”

    冥千绝坐在竹骄之中,指腹摩挲着轻歌眉心的血魔花,听见北月冥的声音,他抬眸懒懒的忘了眼北月冥,忽的道:“小王爷真是出息了,你父皇看见本尊,说话也得客客气气的。”

    “这里是北月,本王是北月的王爷。”北月冥道。

    “王爷又如何?”冥千绝挑眉,“不想活的话,尽管来斗兽场找本尊。”

    说话间,四头血狼,驮着竹骄朝斗兽场掠去,自天际中留下一道烟痕。

    媚娘冷冷的看了眼北月冥,便转身带着斗兽场的精英离去。

    北月冥想带人追上去,却被北岭海拦住,“冥千绝提前出关,实力必定大增,而且我听说他与迦蓝学院的长老有一些交情,你若想进迦蓝学院,就不要惹怒他。”

    北月冥紧攥着双手,恨恨望着竹骄消失的方向。

    夜轻歌——

    夜轻歌究竟有什么好,一个废物而已,为何所有人都站在她身边。

    萧如风和墨邪也就算了,如今连斗兽场的场主冥千绝都来救她,真是好大的能耐!